【授权翻译】【jaytim】Replacement Problems

Replacement Problems

by ReadingMittens

翻译:柴君菌


Summary

杰森复活后找到了他的代替品,通过新罗宾来报复布鲁斯。然而事情并不像他计划的那样进行。

   

Notes

有提姆父母的虐待行为提及

    

    

杰森皱着眉头,看着提姆西德雷克在椅子上挣扎。这是蝙蝠侠的新棋子?不错,被宠坏的小鬼穿着燕尾服,而不是罗宾制服。从德雷克慈善晚会中带走一个孩子是非常困难的。但比任何韦恩晚会都容易。

这个男孩拼命地拽着绳子,杰森曾希望他能因布鲁斯的训练而轻而易举地逃脱。相反,提姆西只是在痛苦的恐慌中挣扎。杰森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抓错孩子了。他的呼吸声很沉重的,他可以通过房间里的相机听到。

操,他现在呼吸很困难。

他死了就没用了。

他不情愿地走进房间,恼火地叹了口气,红头罩抓起一把刀,注意到已经惊慌失措的德雷克小子。杰森砍断绳子,看着那孩子设法平静下来。但只有几分钟,他开始讲话。

 

“你,你得带我回去,求你了。”他拼命哀求。杰森嘲笑着看着他。“求求你,我的父母会杀了我的,求你了。”这...太奇怪了。通常,人们哀求的时候,不是因为他们担心他们的父母会对他们不满。而且,杰森从来没有绑架过20岁以下的人。男孩眼中的泪水使杰森不舒服,他边走边看着他。

“求求你,我-我毁了慈善舞会,请带我回去,他们会恨我的,求求你。”他哀求地看着杰森。这个夜晚已经很糟糕了。提姆未能说服一个捐赠者增加他们的捐款。他的父母一直在密切注视着他,这使提姆说话结结巴巴的,眼眶里包着泪水,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对那个男人微笑。“我求你了,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请把我带回去。”

什么样的狗屎父母会恨他们的孩子因为被绑架?德雷克家族似乎对外界很友好很热情。这说不通。

由于绳子不是这孩子惊慌失措的原因,红头罩决定把他绑回去。“嘘, 小鸟。如果你表现好,我可能会把你完整的带回去。”然而,提姆似乎并不关心他是如何回去,只要他很快回去就行。见鬼,这个可恶的孩子甚至要提供性服务,任何他认为可能会放他走的事。这几乎使杰森得心脏病,几乎。

 

这一天开始就很糟糕。布鲁斯忽略了他,他可能在解决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但他不想提姆参与。提姆没有争辩。然后是哈佛的拒绝信,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被拒绝。他的父母很生气,并开始就提姆哪一点没做到完美而吵架。他们从他上学期在AP物理上得B说到他钢琴独奏会的失败。至于提姆,他现在有一串子他父母讨厌他的事。而现在,他毁了慈善晚会。

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他?这个小鸟...这使他的心脏几乎快沉到他的胃了。他的睡眠不足开始使他感到不安,这一定是他发现自己现在非常担心的原因,太多虑了。这只是个绰号,只是个绰号。

 

————

 

"吃。" 红头罩咆哮着,把盘子朝那男孩推,但没有用绳子绑着他。

蒂姆那天早上吃了饭。他现在整整毁了他父母一个晚上。几个小时,在某种程度上,他担心自己生病,通过他的食物倒空他的胃。他小心翼翼地接过盘子。如果布鲁斯现在看到他,他会怎么说?失望。这似乎是提姆所能做的,令人失望。他可能会炒了他。

 

他该如何反击而不暴露自己罗宾的身份?当他一使出蝙蝠侠教他招数,他就会知道。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睡眠不足不是因为夜巡或任何涉及蝙蝠侠的事情。布鲁斯拒绝让他和他一起熬夜太晚。他的父母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走了,没有注意到他经常会缺席晚餐。尽管如此,他还是经常熬夜做作业。熬夜已经习以为常。尽一切努力取悦他的父母。有多次他被赶出家门了?太多次了。

至少现在他可以在那些夜晚偷偷溜进韦恩庄园。他希望布鲁斯不知道提姆的情况。因为,父亲形象很容易影响他,就像他的亲生父亲一样。

 

"我不饿。" 他试图告诉那个男人,但只得到一个粗暴的回复,他粗糙手抓住提姆的肩膀,使提姆很紧张,他的目光从他戴的头罩上移开。

"你不会因为我而饿死。“要么你吃,要么我强迫它流进你的喉咙,小子。他一把把那男孩推到椅子上。蒂姆被教导过比争论更好的东西,以应付那些对他不高兴的危险的人。

提姆拿起叉子,犹豫地开始吃。他瘦了,但都没有注意到。他如果在家里吃了东西会更走运。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忘了。他把重点放在了提前一年上大学上,成为高二毕业生。忙于与他父亲的实习。忙于当罗宾。

 

不管怎样,他还是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了,甚至在那人离开,安全地锁上房间后。提姆曾多次尝试过打开这扇门。布鲁斯一定会找到他的。是的,他只需要等蝙蝠侠来。但是,每当他多离开一秒,他的父母就会多承受公众因他们失踪孩子带来的压力。当他归来时,他知道自己有一段时间不能做罗宾了。他的父亲很强势,知道如何隐秘地用最细微的动作造成伤害。

房间很空,除了椅子和门没有其他的。如果他没有可以用来解决的,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门是铁的。没有出路。

 

————

 

"你听到我说的了。" 男人严厉的说。杰森陶德,花了比提姆承认的更长的时间,他才搞清楚。他有太多想法了。"你比布鲁斯在夜巡后更臭。"他猛地一拍,怒视着那个站在简单而安全的卫生间里的小男孩。他试图逃跑,但却感觉到了陶德对他的强烈控制。"你很幸运的,我让你自己洗,代替品。

提姆又摇了摇头,他回到墙边,站在满是水的浴缸旁边。"不,你不-"

 

"进去!”杰森大叫,这使提姆微微缩了一下,他的盯着地板,开始不情愿的脱着衣服。至少杰森一直没有看他,直到他听到那个男孩进入浴缸。

蒂姆尽力把自己藏在水下。不只是为了他自己,他不想让陶德看到他的弱点,看到不是因为打斗而造成的瘀青和伤痕。

 

杰森害怕那个小鬼会淹死自己,他留下来盯着罗宾皮肤上的伤痕。他知道被谜语人一拳打过来的瘀青是什么样子的,或者一些暴徒留下的一脚。不,这些是不同的。杰森不喜欢他看到这些的感觉。提姆不像杰森或迪克那样被布鲁斯收养。他有他自己的家庭,和杰森待过的差不多的家庭,担心因被绑架而使父母生气。

杰森只想让布鲁斯被粉碎成碎片,但他不会对任何孩子出手,当然不是罗宾。阿尔弗雷德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这么做。上帝,他太想念阿尔弗雷德了。

 

提姆显然试图去掩盖所有通常被隐藏在衣服下的痕迹。不过在杰森的目光下这是不可能的,他目前正测验自己的代替品。然而,现在他对那个男孩不再是纯粹的狂暴和愤怒,而是担心。一个星期过来,蝙蝠侠还在调查,公众慢慢开始忘记失踪的德雷克,他父母的生意日益蓬勃。

"告诉我。" 他翘着腿,皱着眉头看着提姆,“你这些痕迹是怎么弄来的?在学校被打?”他忍不住嘲笑这个听到他问题后退缩的小男孩。他对他的戏弄感到后悔。

 

沉默填满了整个房间。"我—我没有考上哈佛大学。“他咕哝着,羞愧往浴缸里缩。现在,他甚至害怕让杰森失望,所以决心以某种方式向前罗宾证明自己。也许,如果他能更努力的工作,学会另一种语言,参加其他社团,学习其他课程...或者任何事。

杰森似乎对他的反应感到迷惑。这孩子才16,7月才满17,并不是一般人上大学的年龄,而且他也没有解释身上的伤痕。"那么,是你的哈佛拒绝信造成这些瘀伤?嗯?”男孩不情愿地摇了摇头,他扬起了眉毛。"是你自己吗?“提姆摇了摇头,杰森眯起眼睛。"有人这样对你吗?”提姆保持沉默,静静地凝视着水。杰森明白了。

 

————


杰森是怎么成为他的互助小组,他他妈一点也不明白。

"我想第一次是在我小的时候," 提姆咕哝着,在他的面具后盯着哥谭。一年后,红头罩渐渐被家里接受。他是唯一知道提姆那个案子的人"这就是个幼儿园,他们非常生气我在晚餐上对某些重要的人说了一些很愚蠢的话。我就被锁在我的房间里... 大概三天?他们说他们忘了。“他在耸耸肩前抱怨了一下。"这是第一次,我的父亲...他决定测试我的忍耐力。”这就是他如何解释的,说他被打(hit)了,对他来说,被揍了(beat)太难说出口。

在屋顶,杰森坐在罗宾旁边,取下头罩把它放在他旁边,然后给了他一个当地汉堡店买的汉堡。"你最近待在庄园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杰森指出,并开始吃汉堡。

 

"你一直在监视我?”

"当然了,我最不希望的就是你这个蠢货被除我以外的人绑架。”他轻松的说到,然后喝了一口饮料。

"他们只是..。我不知道。“他咕哝了一下,盯着那汉堡。

“太混蛋了?”

"是的..."

 



Thanks for watching :)

 

 

 


评论
热度 ( 48 )

© 你死的时候和你活着一样孤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