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Jason中心】But not for me 3

But not for me

By Qtya

翻译:柴君菌


Chapter 3: 殊途


Summary:

一场特殊的告别

(我好像之前忘了说,提姆在本文中十分重要)


Notes:

我好像把这章搞砸了,不过别担心,之后你会明白的。

并且我认为自己仍然喜欢本章所表达出的力量,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到。


我:

这位小姐姐的母语也不是英语,一些用词让我有时也不能准确地理解她想表达的意思。我的英语也很垃圾,所以对翻译中出现的错误表示抱歉。

而且我感觉这篇文章的情感走向偏timjay,踩雷的话很抱歉了。




先从提姆回去那晚开始,蝙蝠洞里的气氛十分凝重,无形的包袱重重地压着他们。

有些事注定要改变了。

迪克和达米安站在一起,看着他。而提姆并没有理会。他迅速地换成便服,将他的物品装入行李袋。

这正是他的家人不想看到的征兆。

特别事在搞清楚价值两亿美金的问题后。

还有什么比达米安度过了糟糕的一天还糟糕?一个焦虑的达米安。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不知道怎么去帮助他最喜欢的哥哥,不知道怎么摆脱成长的烦恼。而这一次,迪克束手无策。他回到自己房间,甚至以一种破粹的腔调将达米安拒之门外,拒绝他分担自己的痛苦。

直到从芭芭拉那里传来令人可怕的消息。

离开医院后,提姆将视线中任何一个可能行凶的可怜混蛋都狠狠地揍了一番。

在第五位入侵者闯入急诊室后,神谕呼叫了提姆。而红罗宾的声音带着让人战栗的力量。还有他冷酷的思维。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痛苦。他用自己的方式将这个极不愉快的故事告诉了他的大姐,把她推得远远的,这段对话就像是一次商业交易。

神谕之所以成为神谕有她的原因。她完全理解提姆。

所以,结束这段对话后,她打给了庄园。

迪克此刻已经万念俱灰,他从未如此憎恨自己。收到芭芭拉的吼叫来电后(这和专业的神谕没有任何关系),他觉得自己每一寸灵魂甚至不如一粒尘埃。因为最开始,那位姑娘恨他到不愿透露任何杰森的信息。

这个家族最大的毛病就是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非凡的神谕知道任何事情。

超人都知道这不可能。

神谕其实知道杰森被囚禁起来,但她从来没预料到他会被关在阿卡姆里。不过她十分清楚,这场杀戮发生后,有人就立即找到了杰森。

所以,她现在有十分充足的理由恨自己了。

(没有人能明白她到底有多懂杰森。她十分清楚知道小丑的人生从不会被威胁这一事实的感受。她清楚所有的事实。她没有因此反对蝙蝠侠的做法,但她同时也无法唾弃杰森的想法。永不。如此的感受让她十分感谢自己的瞭望塔,多亏这个距离感。与蝙蝠侠的距离,与这个戏剧性的家庭的距离,与杰森对立的距离。)

蝙蝠女孩从神谕那里得知了这一信息。她没有赶回庄园,而是陪着神谕,至少在她看来能够这样能度过这个难关。

我们都明白迪克并不想看到提姆准备离去。他和达米安都一直盼望着他回家,想知道他在医院看到了什么,想知道他的感受。

而此刻,答案在风中飘零。

提姆小心地开口,充满悲痛。

—不,不是现在。

年少者厉声回答。

—但我们只是…

—迪克。

提姆终于看向他,看向他们,但他的目光躲闪着。甚至达米安也变得浑身僵硬。这个家族的所有人,和与这个家族合作过的人都十分清楚,提姆自身深处,有非人类的冷漠。但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直至今日。

他的目光甚至冷过蝙蝠侠。

—听着,迪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如坐针毡的几秒后,他叹了一口气。

—我只是…我想知道…我们能够谈谈…该做些什么

迪克现在坐立不安。操,他的小弟弟太吓人了。

—我认为没有什么可说的。

提姆的声音开始变得和他的目光一样冷漠。

—你知道的…我从没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对吧?

迪克几乎是以乞求的腔调。乞求原谅。乞求不会有任何人会给他的原谅。

他知道的,他必须得知道。

—我知道

提姆的声音稍有柔和,但他背过迪克,再一次检查自己的东西。

—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人希望此事发生,你知道的。

提姆拿起包转向楼梯。

—等等!

迪克眼下无比的惊恐。

—你要去哪?你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我需要什么我会联系你。然后我会回到我的公寓,那离医院近一点。

冰冷闻声而来,随着提姆走向楼梯。

—但是…

—听着,迪克

提姆突然转身,他极寒的目光再次上线。

—我现在真的不想谈。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可谈的。如果杰森能撑过来,我不知道他最后会怎么样,可能没什么好事。对他而言,死了可能更好。这是事实,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觉得没有谈的必要。这无济于事,说实话,我们都清楚什么忙都帮不了。

此刻,迪克和达米安离他如此的遥远。他望向洞里的黑暗处,稍有温柔地继续说道

—实际上…我只是想离他近一点。不管什么事发生…我只是想陪在他身边。尽管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记得他做过的所有事。我明白。但他曾是我的罗宾。抱歉迪克,但这是事实。而在我理解他身上所发生的所有事之后,我甚至无法猜测,任何人都会在疯狂中迷失自我的偶然。我会说这种几率十分的高。而当我失去罗宾的身份——

他迅速地略有侵略性地瞟了一眼达米安

—我开始逐渐明白。在这之后,他比以前好了很多,将池水带来的疯狂都抛之身后,而我开始与他合作。我们一起破解了困难的案子,相信我。而无论我们怎么样,杰森和我,此时唯一感觉正确的事,就是和他在一起。

提姆再一次叹气,强迫自己深吸气,结束他的话语:

—我们都很愧疚,迪克。不要随着布鲁斯的思路认为这只是你的错,然后像一个狂热分子紧紧抓住不放。我们都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都本该信任他的。我们都本该做一个更好的侦探,发现问题,确保我们不会出错…

我们都本该给他一个相同的机会,就像我们给这个城市所有操蛋的罪犯一样。

他几乎是低语出最后一句。

—重点是…为了他,我需要出现在那里。如果我能提供帮助,出于任何方式,我必须伸以援手。我不能再让情况恶化…这个家也好,被深藏的情感也好,还有这操他妈的愧疚抽走我的精力也好。总有需要它的地方。

随着最后苍白无力的语言,提姆背对着他的兄弟们,无法再停留一秒,再面对一秒。而眼下,迪克倍受煎熬。这可能是对的,但不是最重要的。

在那之后,迪克止不住颤抖。达米安抬起头害怕地望着他,但他显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事实上,在他们交谈过程中,小恶魔没有说过一句话。

—提姆…至少向我保证你会没事。还有…

迪克挣扎地说下去,即使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会时常打电话过来。

提姆的话语如刀锋般打断,然后扬长而去。

在提姆从房间下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就一直站在门口。

年迈的管家像是一天之内老了十岁。

—我会时刻关注着他,阿福,关注所有的事。

提姆轻轻地向他保证,无比坚韧地看着几近成为他们祖父的人。此时,他眼中的冰山荡然,只有伤痛,和力量。

—也照顾好你自己,提姆西少爷。这个家庭需要它每一位成员,包括你自己。并且,我用整个生命去祝福他…痊愈。

阿福无力回答,他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冷静。他将一直手放在了提姆的肩膀上,重重地保持了几秒。

然后提姆朝着的士的方向,离开了这座房子。

他没有回头。

 






thanks for watching,真的。

评论 ( 12 )
热度 ( 112 )

© 你死的时候和你活着一样孤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