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一个World WarI/II剪辑,见最后一张图
Viva La Vida
为他栽下的树
还在为他生长
深夜的白兰地
还留着最滚烫的杯口
新鲜的泥土粘满了膝头
猩红的玫瑰像极了送走她的班车
只是还没等到第二十二封信
还没等到橡树下的荫蔽
暮色的酒碎在了灯下
僵硬的,是沉默的头骨
是刻字心头,是目中涓河
在枪口的腹部盛开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你死的时候和你活着一样孤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