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生日快乐

信封里多出一簇鸢尾,晚风轻轻经过,大片的叶子摇动着,稀疏的蓝紫花朵慢镜头一般聚拢,散开。在12点时针和分针重叠的响声中,杰森才缓慢回过神来,正视眼前的植物。冗长的钟声余音好像全都被藏进了蓝色翅膀中,连同他的魂魄一起吸尽。废弃的钟楼是他新的安全屋。早出晚归没有规律,他基本不会在意这满是潮湿,腐烂的处所,虽然每次睁开眼刺鼻的气味像是断了发条的闹钟,提神醒脑。所以这突如其来的淡淡清香,算是杰森这一年以来的年终奖。

布鲁斯喜欢鸢尾。
他记得在他从坟墓里爬出来以前,布鲁斯带他去了他母亲,玛莎韦恩的墓。他怀中抱了一大束鸢尾,群青色,很美,与灰色调的墓地格格不入。这或许就像他黑色的背影下唯一一点闪耀的信仰和希望,即使是冷色调。杰森难得从布鲁斯眼中看到那种柔软和氤氲。公墓起雾了。大理石碑上有几滴水,澄澈,反光。

如果说诅咒也会有平易近人的具象、好闻的气味、甚至是祝福式的美好寓意,那么眼前这正大光明躲藏于信箱里的生机勃勃,就是一捆无比新鲜的诅咒。一年前蝙蝠侠从屋顶上掉了下来,杰森从一个街区外就能看见燃烧的火光,他心里觉得空荡荡的,他飞快的赶过去,但是布鲁斯韦恩再也没有回来。

一年前他去了他的墓,放了一束鸢尾,再也没回哥谭。

此刻,害怕地紧闭着双眼,也觉得鼻腔好像充斥酒精味,他抬起手,手中的白兰地在瓶里晃着。他往伤口处上倒了一点,引来了一系列剧烈的抽气声,和锥心的痛。他的脑子快炸了。他顺着窗户滑下来,坐在地板上,腹部的血更多了,但是他没有绷带,没有任何急救用品。

前几天楼下发生了一场爆炸,杰森的屋子也被殃及。然后他接到一系列语音留言。“小翅膀你没事吧!你伤到没有!发生爆炸时你在不在家啊!小翅膀---” “杰小鸟,听说你那里发生了爆炸!是不是和你之前处理的案子有关啊,小心点,有事就打给我!” “杰森,刚刚新闻说你那里发生了爆炸,我和阿福很担心你,连达米安都吵吵嚷嚷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回来一次--” 杰森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到自己安全屋的地址的,按理说也只有老蝙蝠有那个本事发现自己每一个破屋子。他的脑子浮现出了那个背影,那个从他爬出坟墓时想抓住的背影。怎么又想起他了,杰森摇了摇头,灌了一口酒。腹部的伤口又吐出了血,弄的地板到处都是。他觉得自己有点晕沉沉的

“杰森”

杰森一个激灵,突然清醒过来,头还有点疼。他转过头,看见一片黑色的影子,披风微微吹起。他怔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在尖叫。“Bruce?”

突然从屋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小翅膀,你在说什么呢。瞧,我们来看你了。达米安快进来!” 格雷森朝着他的方向喊了一句。“你的屋子真是臭死了,陶德。” 背后的影子发出声音,黑影从窗户上跳下来。

“你们来做什么?” 杰森有时候真是搞不清楚他的这群兄弟的脑回路。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来是给你一个惊喜!首先,来一个爱的拥抱”
都说出来了还是哪门子的惊喜。杰森现在很想一个过肩摔把紧紧贴在自己胸口的人甩出去。但是他觉得很无力,手只是软软的伏在两条结实的肩膀上,或许是他太累了又失血过多,也或许是他看到提米端着蛋糕从屋里的阴影里走来。“生日快乐,杰森!” 甚至连达米安这个小屁孩都没有摆臭脸。他一定是失血过多,产生幻觉了。

他无力的推了推眼前的人。啊,感觉很真实,难道是真的?这帮家伙真的找到这里来了。他感受到了腹部和手臂的炽热,还有头部的一抵温暖。

他突然想起某个早晨,他爬进布鲁斯的被窝,爬在他身上等他起床,结果自己睡着了。醒来看见布鲁斯就静静的看着他,揉了揉他的脑袋,“不想去游乐园了吗” 他的床头有阿福才换的新鲜鸢尾。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从我母亲那也只问到我是八月的出生的”
“有什么事能难得到我呢?”提米笑了笑。“抱歉去年没有给你准备,毕竟----”
“毕竟你竟然逃走了!!”格雷森的话毫无逻辑,但至少打断了提米的话,毕竟谁都不想在这时候提起接下来的话。
“现在让我们的寿星许愿!然后我们就可以吃阿福做的鲜花蛋糕了!” 格雷森对着杰森笑了笑,又是这该死的傻笑。
但愿不是鸢尾。
“我能在他许愿的时候把蜡烛杵在他脸上吗?”
“达米安!”
“当心我把你踹出去”

他闻到一股油腻的香味,和铁锈味。他慢慢爬向门口。散落的信和鸢尾还躺在那里,就像他们没有来过。他的身体正在长出疾病缠身的重患,扯着嗓子艰难地呼吸,因为在擦拭唾液的白色纸巾里不断发现鲜血而惊心动魄。就像人偶被剪断了关节,悠长厚重的六下钟声里,杰森缓缓拿起了地上的花,走向门口,下了钟楼。这是他头一次从大门出去。没有目的地,他只想越走越远。

只剩最后一层

他摔了下去

鸢尾蹭上了他的血。

灰暗的楼道,紫色的鸢尾,还有仿佛看到眼前的阴影。

评论
热度 ( 43 )

© 你死的时候和你活着一样孤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