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Jason中心】But not for me 4

But not for me

By Qtya

翻译:柴君菌


Chapter4:罹难


Summary:

在一个大家庭中,大多数事最终都可以共享。

 

Notes:

好吧,所以……这次有一些布鲁斯的信息。

最初这不是现有的作品,但我觉得有必要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提醒自己某些事情:为什么迪克表现出这样的行为;达米安是个孩子,在蝙蝠家里他的每一句话都要大声说出来,但还有上万句话,他永远不会说出来。


我(每次都说):

本译者假四级英语水平,作者也非英语母语,一些用词让我有时也不能准确地理解她想表达的意思。所以对翻译中出现的错误表示抱歉。同时欢迎看了原作的读者们纠正我的翻译错误或者探讨剧情!




迪克正坐在他房间里某一张极不舒服的椅子上面壁。屋子里所有的窗帘都被他拉起来,他想要沉浸在这黑暗里。如果想要独处一室,他就不能迈入蝙蝠洞。因为达米安总是跟着他,尝试让他交流或做些什么。

让他举止正常。

而只有待在他自己的房间,他才能求得片刻孤独。

 

有些可怕的、冰冷的、不可原谅的事正在不断地啃噬着他,将他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而他却无处逢生。

他并不希望事情发展成这样。

但他咎由自取。

他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对他的弟弟做出这样的事。他才是那个应该为杰森的痛苦负责的人。

 

提姆是对的。他总是。他能够表达、行动,能够思考很多很多事情。他甚至能够期望更多,没错,他甚至可以幻想自己生活在另一个宇宙之类的。

而这又能改变什么?他在企及什么?这一切都值得吗?

不值得。

只有当下重要。

而这就是他不得不去面对的地狱。他必须去,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直至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或是杰森的最后一天。

 

他将整个脸都埋进了手掌心里,眼泪早在一天前就流干了。所以他现在只能在沉默里颤抖着,痛苦地扭动身躯试图摆脱噩梦。

 

上帝啊,他都做了些什么!

 

他也想去医院陪着杰森。天知道他有多么想!但他能想象得到这样的情景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好处。

任何人。

他可以乞求原谅,他可以试着去解释…

如果杰森还能醒过来。

但这样的现状并不值得被原谅。

并且,他猜想杰森会以牙还牙,甚至十倍偿还。

 

他找到杰森并开始施暴时,他根本没有停下一秒。他狠狠地揣向还在熟睡中的男孩的腹部,当惊恐万分的杰森喘着气从床上摔下来时,他用尽一切手段……

他没有给过杰森解释的机会,或者回击的机会。他用尽所有他从作为罗宾到警察这些年所在街头上学到的毫无人性的伎俩。杰森这辈子都清楚他一个街头鼠辈根本没有机会逃脱迪克的速度和他行如流水般的动作。

现在想想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怎么会一点犹豫都没有?

 

迪克无法控制同记忆一起折磨他的手足无措。

为什么他没有停下来.....?

 

他若是想坦诚相对,那他就必须一直保持这样,因为在他千头万绪的尽头,对杰森陶德和红头罩等一切的困惑终有一日要走向终结。

 

他长期以来一直隐瞒自己对曾失去过的弟弟的感情。他也讨厌这样。

但当事关杰森的时候,迪克总是发现自己被撕成两半。

 

有一半,他只是希望过上好日子,快乐并坦诚。

以及信任。 

希望自己张开的双臂欢迎杰森回归,宽恕他曾经做过的一切。

他通常表现得只有这部分存在。

 

但还有另一半的他,强烈怀疑着。且理由充分。

那一部分的他总是担心杰森,他曾是怎么的危险,怎样的鲁莽,如何百般对抗自己。

最重要的是,他曾是十分的难以寻律。

迪克无法确定任何有关反派-英雄之事。他曾多次对提姆和达米安感到恐惧。


他一直没能真正地了解过杰森。

他理解杰森的痛苦和愤怒,对小丑,对他所遭受的一切,对从来没有机会去体会到原来他的生活对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人来说其实很重要.......

但杰森身上还有更多的东西。特别是他对正义的定义和方式.....

他内心中谨慎的那一部分,并不真正相信可以用拥抱来治愈杰森。他认为能将提姆的冰甲融化和能将达米安转化成一个正常人类的东西,并不能让杰森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

 

他对他们之间的过去产生了怀疑。他过去真的了解杰森吗?这个旧版本的杰森是他错误的臆想吗?

 

他讨厌提姆可以接近杰森,他们变得亲密,并轻而易举地一起执行任务。

这总让Dick恐慌。他曾担心提姆会不会在某个任务中一去不复返。无论是因为杰森总是很鲁莽而且在没有保护、帮助和后援的情况下留下提姆只身一人,还是因为杰森曾谋杀过他....

或者,最糟糕的是杰森的鲁莽影响到了提姆,让他们变得相似。

他有理由不让杰森与达米安共处太多时间,特别是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

 

但....

他是怎么因害怕变得如此盲目而对杰森做出这样的事?并把他直径推向小丑的魔掌!

 

他对(不)理解杰森的疑虑重新浮出水面,并似乎在他们与证人交谈的那一天得到了证实。 所有人都十分清楚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而迪克......迪克立马相信了他们,并心如刀剜。

 

因为毕竟他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能有条不紊地生活,所有家庭成员和睦相处相互信任,一起工作,一起享受美好而愉快的休憩时刻。这是一颗充满爱的心会期许的。

 

而他却以为Jason再次背叛了他们,采取了一些疯狂血腥的计划来准备打击他们,对他的过去复仇。

愤怒的火光笼罩着他的大脑,逼着他去阻止那个与曾经判若两人的狂人、迷失者。

 

他确实这么做了。他一劳永逸地阻止了红头罩。

 

他祈天求地能改变这一切。

 

他想让布鲁斯回来。

 

他们的父亲差不多三个月前离开了正义联盟。 布鲁斯警告过他们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与地球联系,计划两个月完成任务,但实际可能会更长。

神谕每天都一如既往地通知他们“没有任何新情况”,瞭望塔也没有发现任何通讯的迹象。

 

不过……直到杰森出事。

 

“布鲁斯请尽快回来,求你了……”,迪克濒临绝望,黑暗扼住了他的七魂六魄。 

 

————

 

与此同时,达米安一直盘腿坐在迪克的门前,像一只疯狂的猫头鹰盯着木头,散发着怒气。

 

这整个都情况太蠢了!

 

格雷森的悲伤绝对是不必要的,达米安讨厌这种距离感的每分每秒。

他不应该被如此对待,被拒之门外!而他的兄弟,最好的朋友、导师、领袖也不应该被这戏剧般的情形如此折磨!

 

达米安确信陶德的伤没有那么严重。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曾是红头罩啊!

不管他以前看起来如何,但他总是会好起来的,为什么其他人就不能明白这一点?

陶德从不需要他们的眼泪,他从不需要他们,因为他总能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自己站起来。 他是个傻瓜,有点呆,只对那种野蛮的肉搏战或炸弹客行为有帮助。

 

但达米安已经学会承认,即使只是对他自己,陶德也是有用的,即使他总是絮絮叨叨地抱怨,但他总是在他们需要他的时候赶来

他不想承认,但他知道陶德值得一些尊重。

 

要不是因为心胸狭窄的德雷克无法忍受他的伙伴要在医院住几个星期,格雷森根本就不必忍受这一切!

但那个白痴是对的...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他们的错而不仅仅是格雷森的责任。

 

为什么他们都必须表现得像个傻瓜一样?! 即便是潘尼沃斯这几天也很安静,他并不真正地回答任何问题,也不像往常一样对达米安(故意制造)的错误做出反应。这些天他像机器人一样工作。没有什么是不合规矩的,但这个管家的思想肯定一直在别的什么地方。

 

达米安讨厌这样。

 

陶德永远不值得这样戏剧的场面,永远!

 

他的伤势也绝不会那么糟......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 你死的时候和你活着一样孤独 | Powered by LOFTER